吴秀霞


时间:2021/8/24 12:59:08

俗语说:「饱暖思淫慾」,吴秀霞在这种独居生活,和不愁衣食的环竟下,自然也不能例外,由其她独自租赁房子居住,自然有她的用意。她是属于思想开放型的现代女子,不想受到婚姻的束缚,把大好的青春时光投注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女人应该像男人一样,可以有所谓的「鱼缸政策」,若是苦守着一个男人过活,这样的人生岂不枉哉

当初,美玉和貂蝉在刚毕业就结婚这样的作法,秀霞是第一个举双手反对的,美玉和貂蝉是她在大学里最要好的朋友,也在一起住了四年,一起唸书,一起玩乐,一起到pub钓凯子,一起交换交男朋友的心得,当然!也一起研究男孩子的生理构造。然而,自从王美玉和施貂蝉她们结婚之后,她却忽然感到寂寞,一方面是两位知己朋友离开她的身边,不过,主要还有个原因。。。。。。

原来,秀霞有一样新奇的东西,她们叫它"宝贝",是有一次她们去南非自助旅行时,在土着部落里买到的,一个木头的手工艺雕刻品,刻的是男性生殖器官,但却是双头的,可以由两位女性同时享受"鱼水之欢",茎部那精细而非凡的花纹更是令人带来无比的快感,这"宝贝"就陪伴了这三位女性渡过了无数寂寞的夜,但自从她们毕业又先后结婚后,秀霞便只能独自一个人独自享用了。

吴秀霞的阿姨有个叫阿爱的女儿,也就是她的表妹,最近由乡下上台北来找她,说是要在台北找个工作,但由于她学歷并不高,工作并不好找,所以在她找到工作之前,只好先暂住在秀霞的房子里,阿爱就先睡在秀霞写稿的书房里,这两天,她帮阿爱找了个帮佣的工作,对象是他杂志社的总编,虽然老编会吃人豆腐的事是全杂志社都知道的事了,但以阿爱的学歷,能帮她找到一份收入不错工作已经相当不轻易,而且,老编大概不会对一个年仅十八岁的乡下小女孩下手吧

阿爱的工作也还算轻松,只要在白天时,到老编那位在木栅的別墅,将屋内打扫干净即可,庭院有老编的司机负责,只要打扫好了,就可以回去了,不是说那別墅沒佣人房,而是老编上次和那菲律宾女佣搞得好事被老编太太发现后,就不准女佣人再住在別墅里了,因此阿爱还是跟秀霞一起住。

阿爱既然要在这儿住下来,秀霞就想把他以前和美玉,貂蝉使用"宝贝"的技术交给阿爱,这样,阿爱就可以代替貂蝉和美玉的任务,慰藉她寂寞空虚的肉体和心灵,可是,阿爱才刚来不久,自然不能立即教她,不由使得秀霞开始羡慕结婚的同学了,因为他们虽然独守一个男人,但却可以夜夜春宵呢!就在秀霞的寂寞日子里,有一天,她接到施貂蝉寄给她的一封信,这封信写到:秀霞姊姊,近来可好

妹自从结婚后,天天忙着履行妻子应盡的义务,不常给你写信,深感抱歉,凭咱们的交情,希望你不会见外。其实妹的忙碌是种享受,孔夫子道:「食色性也」,我先生正平对于此道真是在行,可说是箇中高手,妹真是快活死了,对于这美满的婚姻感到幸福。

秀霞姊!你不会忌妒妹的的幸福吧妹不纺在这里披露实情吧!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幸亏在你那里实习了"宝贝"的技术,初次的异性接触,既不含羞,也不痛苦,光那晚上我们就来了三次呢!正平那话儿真是好极了,又大又长又有劲,比起a片底的老外可是毫不逊色,而且他技术老到,可以支持长久,直到把妹弄到求饶为止,往往他达到一次高潮,妹可达到三四次呢!有一次,他公司提早下班,也不知是他那天心情非凡好还是怎么的,他就这样一直弄隔天的早上还无倦意,你说他强不强那简直把我弄得死去活来,欲仙欲死,连晚饭也捨不得吃,比起我们的"宝贝"不知强上了千百倍。

秀霞姊,不要羡慕也不要忌妒,我看,你还是赶紧找个对象结婚吧!尽管你那"宝贝"还不错,但被男人拥抱的滋味可是全然不同呢!靠在他厚实的臂膀上,听着他沈重的喘息声,背上渗出的汗水所散发出来的浓郁气味,可不是"宝贝"所作得到的,加上他在你耳旁轻声细语,含着耳垂说着挑逗的话,更是令人兴奋,他的技术又好,三浅一深,六浅一深,九浅一深,有时轻磨,有时深插,有时旋转,有时直进,十支手指似乎各自独立一般,爱抚到我乳房及私处的每个敏感地带,舌技就更不用说了,吹弹勾舔碰更是样样直深入心坎里,真是妙不可言!

时候不早了,他快要下班了,我还得忙着做饭呢!他说今晚兴致好,要我预备一瓶好酒,来个美酒烛光晚餐,所以我得预备些菜,等他回来享受,这美酒烛光调情下,今晚不免又是一番苦战,纸短情长,妹就此停笔了,下次再聊!

祝:早日找到好老公

妹貂蝉笔

吴秀霞看完这封信,不由得粉脸泛起阵阵红晕,她在生气她在忌妒不!是这封信挑起了她的春情,跨下早已被淫水淋湿了,秀霞已经兴奋了!不由得脱下了裙子,手在内裤里往返的搓揉,内裤早已湿透,隐约地可以看到手指在肉缝里往返地抽插,「嗯。。。。啊。。。。喔。。。。」,秀霞不自觉地浪叫了起来,右手爱抚着私处,左手可沒闲着,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寻找着"宝贝",寻着了也等不及脱下内裤,就直接将内裤往旁边一拉,左手这么一送,半根"宝贝"沒入私处,右手提着另外半截"宝贝"往返的抽送,左手隔着上衣抚摩自己的乳房,乳头早已坚挺,就算隔着内衣与上衣亦可感觉出来,熟练地将上衣扣子和胸罩的扣子解开,采顺时钟方向由外而内以指甲尖轻刮着乳房,一圈圈的往里划直到那粉红色的顶端,食指与无名指夹住乳晕处,中指轻柔着因兴奋而硬挺乳头,「嗯。。。。。。喔。。。。。。。对了,就是那里。。。。。喔。。。。。。。在大力些。。。。。。啊。。。。。。啊。。。。。。」右手中的"宝贝"就正如貂蝉信中道的,采三浅一深,六浅一深,九浅一深的方式向小穴进攻,大阴唇早已兴奋的翻了开来,淫水沾得阴毛上闪闪发光,秀霞使用"宝贝"的技术也不是盖的,四指握住"宝贝"往返抽送,而拇指则揉着充血的小核,小核上所发出的快感宛如电流一般刺激着秀霞,「嗯。。。。。。哼。。。。。啊!我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呀。。。。。喔。。。。再快些。。。。。。再重些。。。。。」秀霞一时兴奋的不可遏抑,便朝隔壁书房叫道「阿爱!」她叫着表妹的名字,打算马上教会她"宝贝"的技术,不管她答应与否,也要强制传授,以解当时的慾念。

然而,就在她叫阿爱的同时,门铃声响了,一个彷彿在哪听过的男人声音道:「对不起。。。。」「请问吴秀霞小姐在吗」是阿爱应的门,秀霞赶忙用卫生纸抹干跨下间的淫水,把"宝贝"收入床头柜中,整理好衣裳,匆匆忙忙地赶到客厅,笑咪咪的说:「请问你是」

「我是施貂蝉的丈夫,黄正平,貂蝉沒来吗」难怪这声音听过,原来是貂蝉的先生,但怎么会找老婆找到別人家中了呢「原来是黄先生啊!请进来吧!。。。。。。貂蝉并沒有来耶!

可是。。。。。说不定她等一下就会来的,请进来坐一会儿吧!」秀霞一面向他秋波频送,黄正平顿了一顿说:「沒来吗希奇!那儿去了也好!我就坐一会儿吧!」便随着吴秀霞入内,秀霞转身进厨房随便弄了几样菜,并从酒柜里取出一瓶陈年威士忌,两个人就这样畅饮了起来,谈着大学时期貂蝉和自己发生的煳涂往事。

时间十分二十分的过去,然而还是不见施貂蝉的影子。「貂蝉是不会来的啊!」黄正平心中暗道,他只是藉口来找自己的妻子而已,他从貂蝉的口中得知吴秀霞是个风骚的女人,而且对"鱼水之欢"这码子事还颇具心得,于是,他处心积虑的动脑筋想和吴秀霞接触,只是沒有机会而已,今天公司派他上台北出差,便藉故顺便登门了,吴秀霞怎会知道他的诡计呢不过,她刚刚看完貂蝉寄给她的信,正在兴奋的时候,黄正平的忽然到访对她来说更刺激了她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慾望,岂可放他回去她硬把故意装着要回去的黄正平留住,以酒菜招待,她还害怕貂蝉真的会来呢!

吴秀霞一面向他敬酒,一面献出媚态,预备挑起黄正平酒后的兴致,以便完成她的渴望,而黄正平怎会看不出吴秀霞的企图呢他几杯酒下肚,便称着九性向她挑逗。孤男寡女同聚一室,而且对坐共饮,不免使双方进入了想入非非的境界,何况,他们都有慾念,于是他们的距离愈缩愈近了,首先是开玩笑地手拉着手,慢慢的身体开始无意识的相互碰触,可是,这一接触却是挑战的开始,他们像幹材烈火般地一触即发,也不知是谁主动,他们竟互相拥抱了起来,四片热烘烘的嘴唇贴在一起,正平运用他那技巧的舌技,先用舌尖轻轻舔触她的上唇,秀霞亦非新手,分开双唇引他进入齿间,正平的双唇温柔地吻着秀霞的双唇,用舌尖一寸寸地探索着她的牙龈,又进一步以捲曲的方式缠绕着秀霞的舌头,还不时将自己口中的津液送入她的口中,秀霞则是照单全收,狂妄的吸吻着正平的舌头,忽然地,正平转移阵地,由嘴唇,下巴,脖子,一路亲往了肩膀,沿途留下了一道湿热的轨迹,黄正平不愧是箇中高手,其实女孩子肩膀及背部的敏感带是不输胸部的,一般人都以为只有乳房及私处才是女人的敏感带,这是错误的观念,只要技巧得当,全身上下哪一处不是敏感带,只是一般男人都缺乏耐心罢了,衣服一脱就上了,一点也不在乎女孩子的感受。正平吻着秀霞的肩膀,双手则轻柔的按摩着她的背部,手指尖由上而下轻轻地刮着,想顺便解开秀霞内衣的扣子,只可惜她今天穿的是前开式的,调皮的唇又由肩膀向下移至双乳之间,秀霞心想:「该来的终于来了」沒想到正平又慢慢的将嘴唇移往耳朵,他可真是会捉弄人啊!正平用舌尖沿着耳朵的软骨舔着,还不时的往耳洞里吹气,秀霞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正平在耳边笑着说:「怎么了,怕痒啊我听人家说,越怕痒的人越淫荡喔,这么说来,你。。。。。」「人家哪有嘛,谁叫你欺负人家!」正平嘴上在说笑,手里可沒闲着,双手已由身后游走到秀霞的胸前,只见蕾丝胸罩前两点突起,秀霞的胸部不大不小,差不多就一个手掌大,正平把握着乳房,感觉那突起在手掌心颤抖,可见秀霞已经兴奋了,忽然,秀霞推了正平一把,向后退了一步,正平紧张地问道:「怎么了,你不喜欢吗」秀霞回道:「不是啦,我那表妹阿爱,也就是你刚刚看到的那个小女孩,还在这屋里,这样不方便啦。。。。。。」秀霞整了整衣裳向书房走去,阿爱正在房里边听音乐边看小说,秀霞对她说道:「阿爱!客人喝醉了酒,需要安静地休息一下,你可以趁这时候出去啊!」阿爱恨不得有个机会可以出去熘熘,便兴奋地跑了出去,吴秀霞忙把门户锁起,匆匆地跑回客厅,把黄正平带到自己的房里去。。。。。。

片刻间,秀霞和正平已在床上拥抱在一起,正平俯卧在秀霞身上,边吻着她边除去两人身上的衣物,到后来两人身上都只剩下一条内裤,肉体的直接接触更使两人不管是身体上或心灵上更为契合,双方的律动也更有默契,拥着,吻着,渐渐成了69的姿势,秀霞的内裤早在刚刚看信时就已湿透,现在只有更湿的份,甚至已渗到床单上,半透明的蕾丝内裤使得正平不用脱下它就能知道秀霞私处的外形,秀霞在兴奋时大阴唇会自然翻开,而阴核也因充血而露个小头出来,正平将内裤稍稍向旁边拉,深深地吻了下去,同样是四唇交会,只是这时是嘴唇与阴唇相吻,正平的舌尖快速的在阴核上舔着,鼻尖则抵在肉穴洞口左右的拨动,加上一点点鬍渣的刺激,秀霞早已忍不住浪叫了起来,「嗯。。。。。唔。。。。。啊!正平。。。。。好舒适。。。。。。」随着她的浪叫,两腿不自主的扭动,脸上泛起苹果般红晕,更显娇优漂亮,秀霞本来是隔着内裤亲吻正平的肉棒,现在她忍不住了,将最原始的本能全部释放出来,将那支频频喘息的大肉棒掏出,一口含住,像吃冰淇淋般地一寸寸的舔着,由龟头慢慢的舔向根部,甚至将两颗睪丸含进含出的,弄得正平的阳具整根湿淋淋的,然后又慢慢的舔向龟头顶端的马眼,双手则把玩着两个小球及根部,经她这么一弄,不由使黄正平忍声暗道:「啊。。。。。。。你的技术真是不错啊!」正平转了180度,再度让秀霞躺下,自己则开始主动而积极的爱抚着,其实,这是有目的的,一方面让女人的兴奋感得以延续,一方面让受到刺激的肉棒歇息歇息,免得还沒开战就先丢盔弃甲,正平嚥了嚥口水,再度展开进攻,从耳朵,嘴唇,脖子,肩膀,乳房,腹部,私处,大腿,膝盖,小腿,一直到脚趾,一路吻下来,此时他发现,秀霞的双腿开始夹紧,他知道时候到了,这女人不是因为不愿意而把双腿夹紧,而是因为肉穴里空虚寂寞难耐痒得难过而把腿夹紧以减轻骚痒的感觉,正平礼貌性地问道:「。。。。。。我要开始罗。。。。。。」秀霞微笑着点点头,并把双腿张开,一手搂着正平的脖子,一手引领着肉棒到小穴口,「啊。。。。。慢点。。。。。。」究竟是太久沒碰男人,刚开始时还真是有点刺痛,但慢慢的身体便回忆起男性的感觉,臀部也开始一上一下迎合着肉棒的交合,黄正平真不是盖的,就如同貂蝉信中所说的,正平的肉棒并不是直进直出的,还加上了旋转的力道,这更将秀霞慢慢的推向高潮,「嗯。。。。。。。啊。。。。。。。啊。。。。。。。喔。。。。。。小妹要丢了,喔。。。。真是快活死了。。。。。。」吴秀霞一面浪叫,一面抓着自己的乳房向中间挤压,手指捏揉着乳头,黄正平看着她的浪样心中也在暗自欢喜,决定加快速度让秀霞达到高潮,「啊。。。。正平。。。小穴要被你插穿了。。。。。。喔。。。。。不行,要丢了。。。。。。不行,现在还嫌太早,哎呀!。。。。。」秀霞不再浪叫,她浑身一颤,穴里阵阵颤抖,磙热的阴精如泉水涌出,顺着肉棒一直流到臀部下的被单,黄正平一时沒有心理预备,龟头被暖和的淫水一淋,竟冲动的要射了,但黄正平不愧为箇中高手,在此紧要关头,把腰一屈,牙关一咬,腰间一使劲,居然控制住几乎较要冲出的精水,要知道,女孩子的高潮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达到,黄正平明白此理,便将肉棒抽出翻身躺下,并示意要秀霞坐上来呈骑乘式,秀霞翻过身来跨在正平的身上,正平扶着她的腰慢慢地向下,本因就此结合的,沒想到秀霞忽然间心生一计,抓着扶在自己腰上的手对正平说道:「不要这么急嘛,也让我服务你一下啊」,秀霞露出个很天真的笑脸,就像小孩子看到了新玩具般的,她抓着正平的手,将他的手压到了枕头的下方,然后开始吻他,就像正平做的一样,秀霞也一路吻了下来,不同的是,秀霞不只用嘴吻,她还用乳房按摩正平的胸膛,粉红色的花蕾在胸前游走,「嗯。。。。。」正平竟也兴奋的发出了声音,秀霞吻着正平的乳头,不知是痒还是兴奋,正平开始扭动了起来,将手由枕头下抽出,坐了起来抱住秀霞开始狂吻,「秀霞我要你。。。。。」正平说道,秀霞也懂得他的需求,雪白的玉手扳开自己的阴唇,红红的小穴便张开成了可爱的嘴儿,穴中流出的淫水就正滴在正平的龟头上,秀霞引着正平的肉棒,缓缓地下降,反客为主的主动地套弄着,正平双手握住她的乳房,用指头轻柔乳头,秀霞更是主动的抓住正平的手往返的抚摩着自己的胸部,「嗯。。。。。啊。。。。喔。。。。。」

这回可分不出来是谁在浪叫了,因为两个人都因兴奋而不自主的发出了叫声,秀霞不仅上下套弄,她还用臀部反覆的写着"a。。。。b。。。。c。。。。d。。。。"正平也是第一次碰到这么精通此道的女人,总不能老让女孩子动吧!虽然在下面,黄正平也开始扭动起臀部了,秀霞向下时正平平正好往上,在加上淫水的滋润,结合时总会发出「啪。。啪。。啪。。」的声响,这更刺激了两个人的性慾,双方都在全力的冲刺,「嗯。。。。。啊。。。。。啊。。。。。好舒适。。。。。喔。。。。美死了。。。。。正平哥。。。。。。太好了。。。。。喔。。。。。我又要丢了。。。。。。啊。。。。唷。。。。。。喔。。。。。。不行了。。。。。。」她又再度感到浑身酥麻了起来,又再次洩了阴精,黄正平也已进入高潮,他额头,胸前汗珠一点点的,「啊。。。。。秀霞妹,继续扭转你的小穴。。。。。我也要射了。。。。。。喔。。。。。。射了。。。。。射了。。。。。。啊。。。。。」龟头一阵酥麻,全身肌肉同时紧绷起来,精液像帮浦加压般地直奔子宫,两人拥在一起,享受着片刻的永恆。。。。。。。

经过片刻,双方都已进入停战状态,软绵绵地躺在床上,正平经过了这一场大战感到口渴,他伸手拿起茶杯,连喝了数口,舒了一口气,他最后含起一大口水,把软绵绵的秀霞扶起,嘴唇凑了过去,秀霞张开了小嘴,接受他的吻,同时饮下他所送来的开水,经过良久,他们正各自整好衣服的时候,阿爱回来了!「阿爱,怎么不多玩一会儿」吴秀霞若无其事的说,阿爱天真的回答道:「我恐怕客人就要回去,客人又喝醉了,表姊你可能需要帮忙啊!」秀霞回头向黄正平望了一眼,黄正平也回以一个迷人的微笑。。。。。。。。。。

台北这两天的天气的,灰沈沈的天空给人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但今天从一早起就乌云密佈的,到了傍晚终于下起大雨来,黄正平最近往台北出差出的勤,一来是因为公司业务上的需要,二来当然是为了吴秀霞罗。。。。。。。

「阿爱!客人喝醉酒,这种雨天不便开车赶路南下,你把我房间打扫干净,好让客睡!」

阿爱朝她神秘地一笑说:「喔!好啊。。。。。那表姊你呢」「我跟你一起睡在书房里,等一下你把我的被子拿过去喔!」阿爱应诺了一声,吴秀霞脸上红通通的,一方面可能是因为酒,另一方面则是可能是因为她知道今天晚上可以好好的享受了而露出来的兴奋神色,不久,阿爱将两边的房间都打理好了,吴秀霞便叫阿爱入房睡觉,自己也跟着进入书房里装睡,阿爱现在虽然躺在床上预备睡觉,但她对于吴秀霞与黄正平早已有所怀疑,知道他们今夜一定会作出什么花样来,便倾耳静听隔壁的动静,然而,事实却刚好相反,并沒有传来什么异样的声音,不知不觉地便睡着了,可是,就在阿爱睡得正熟时,却传来不平常的声音,破坏了她的美梦,那声音她听得出,是吴秀霞的哼声:「嗯哼。。。。。嗯哼。。。。。。」听得出来秀霞极力在压抑自己的声音,显然他们正在办事呢!她静静熘下床,赤足埝脚走到声音的来源处,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这种楼顶加盖的房子都是以木材做建材,所以从门里传来的说话声一句句都听得非常清楚!只听到吴秀霞道:「阿爱还在隔壁睡觉呢!我们要静点才行啊!」然而,尽管她这么说,结果还是毫无效果,黄正平似乎有意捉弄她,用舌头和指头双管齐下轮流攻击,非要她浪叫起来,一面吸吻着秀霞的乳头,一面用手挑弄揉捏他另一个乳头,底下的肉棒也沒闲着,紫红色的龟头在阴唇及小核间揉磨着,「嗯。。。。啊。。。。。不行啊,会吵到阿爱啊。。。。。」

虽然秀霞这样说着,却越叫越大声,越叫越淫荡,忽然,黄正平将粗大的肉棒整根沒入,直顶花心,正骚到她的痒处,这会儿秀霞可是不叫都不行了,甚至肉棒抽送时的「啪。。滋。。啪。。滋。。。」声也清楚的传到阿爱的耳里,听得她阴户被淫水弄得湿淋淋的,「啊。。。。嗯。。。。

我不能发出声响的啊。。。。。。。正平。。。。。你好坏。。。。。偏偏我。。。。。啊。。。。。」「偏偏怎么样呢」「偏偏我。。。。。啊。。。。。忍不住啊。。。。。」「这有什么关系呢假如阿爱醒来被她听见不是更好,假如她也浪起来,不如破她的瓜,你不是一直想传授她使用"宝贝"技术吗我们尽管弄吧!这样如何」门外的阿爱听到他这样说,兴奋的脸红耳赤了起来,她倾耳细听秀霞姊会怎么说只听秀霞说:「嗯哼。。。。你真是个花心大少。。。。有了貂蝉和我还不够。。。。嗯。。。」

她的声音忽然终止了,大概是被黄正平吻住了吧经不起好奇心的驱使,阿爱小心翼翼的把房门拉开个小缝,这一看可不得了,阿爱几乎叫出声来,屋内的两人一丝不挂地在那里交战着,秀霞姊骑在黄正平的身上,黄正平也是坐着的,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地搂着,舌头缠绕在一起,两人满足的吸吻着对方的津液,正平的双手不断地在秀霞姊的双峰游走着,或捏或揉或弹或磨,而秀霞姊则是歇斯底里地抓着正平的背肌,以致正平的背上出现一条条红色的爪痕,但这刺激却使得正平更加扭动臀部,上下抽送,秀霞也有默契地磨转浑圆而富弹性的臀部配合着,大小阴唇牢牢地将肉棒含住,「啪。。啪。。」声不决于耳,由于屁股的扭转,阴户也不时出现在阿爱的视缐内,只见那紫红色的嫩肉和着白浓的淫水和那佈满青筋的肉棒有节奏感的律动着,阿爱根本不晓得这是正平专门弄给她看的,其实他们早发现阿爱偷偷的将门拉开了,只是不说罢了,阿爱不自觉的将手放进内裤里捻抠了起来,小核早已充血膨胀,大阴唇也兴奋的翻了开来,另一支手则伸进睡衣里搓揉着,从睡衣外就可以清楚的看出,阿爱的乳头也兴奋的硬挺起来,果然是亲戚,连反应都一模一样,阿爱把三根手指放入肉穴中抽送着,其实她早已被破瓜了,国中时因为好奇而把第一次献给了村里的一个小太保,「哼。。。。。」阿爱也忍不住在门外呻吟着,咬着下唇避免发出声响,此时黄正平忽然抛开吴秀霞,「唰!」的一声将门拉开,被这突如其来的快动作所惊吓,阿爱想闪避也来不及了,她的指头依然插在穴里,来不及从两股间抽出,黄正平已一把将她抓住,说时迟那时快,阿爱惊叫一声,身体已被黄正平拉进去,黄正平的动作快如闪电,他一把将阿爱推倒在吴秀霞的身旁,拉下她的睡衣及底裤,俯下头来用舌头舔舐起她那湿漉漉的阴户,阿爱的阴毛细细柔柔的,并不十分捲曲,但长得范围却很广,从小腹下方的三角洲一直延伸到肛门四周,柔细的阴毛刮在正平的脸上格外的舒适,当阿爱发现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她的人以被秀霞紧紧的抱住,以免她挣扎,秀霞吻了他一下说:「阿爱!你別挣扎呀!正平哥会让你舒适的,等一下我也可以教你另外一件好事!」阿爱仍稍微挣扎了一下,然而,这只是表面上的挣扎,其实她早已芳心暗许了呢!

黄正平的舌头灵活极了,动作也十分熟练,舔,卷,吸,吻,吐。。。。。。。。阿爱也逐渐放松了开来,享受这难得的经验,「啊。。。。嗯。。。。好舒适。。。。正平哥。。。。。」「嘻嘻。。。阿爱,不坏吧」秀霞一面笑着说一面搓揉着阿爱的胸部,阿爱虽然才十八岁,但胸部却已长得亭亭玉立,圆磙白皙的胸部因秀霞的挑逗而颤抖不已,阿爱兴奋地握住双乳往内挤,两团肉球挤出深深的乳沟,粉红色的乳头着实可爱,连秀霞看了也忍不住亲了下去,「啊。。。。秀霞姊。。。。。不要啊。。。。。」虽然口中说不要,但双手却把双乳挤的更紧了,秀霞则是把正平那一套全搬出来了,又吸又含又舔又舐,「啊。。。。正平哥。。。。秀霞姊。。。。。我。。。。。我要。。。。。」

「好啦!正平哥,我已尝够了,阿爱也够湿了,把你那话儿让阿爱尝尝吧!」说着便把扶着阿爱跨坐在正平的腿上,「阿爱啊!现在慢慢的向下坐,我会帮你的!」一手握着正平的肉棒,一手将阿爱的阴户撑开,将龟头抵紧小穴口,就看到阿爱的肉穴就像吃香蕉般的一点点的将正平的肉棒吞沒,黄正平看见阿爱毫无痛苦的表情,便放心地把肉棒送到底,原来阿爱的阴户天生就较大,加上她已破了瓜,所以只有说不出的愉快感,一点也不痛苦,一开始时,黄正平还要扶着阿爱,过了一会儿,阿爱开始本能的扭动自己的臀部,虽然有些生涩,但身旁有两大高手的指导,想必日后必是个能使男性慾仙欲死的调情能手。

秀霞在一旁看着,刚开始还蛮新奇蛮兴奋的,但看到阿爱满足的表情,心中却有一股酸酸的妒意,正平也看了出来,便拉了秀霞过来,「怎么了,吃味啦来,跨坐在我脸上」说着便引着秀霞跪在自己头上,使阴户正好面对着自己,发挥擅长的舌技,两唇夹住突出的小核,再以舌尖快速的上下舔舐,秀霞也渐渐兴奋了起来,抱着面前的阿爱吻在一起,秀霞扶着自己的乳房,把自己的乳头对准阿爱的乳头贴了上去,四乳交会,相互爱抚,「嗯。。。。啊。。。。喔。。。。好舒适。。。。。阿爱!你套弄得真好。。。。。。哼。。。。正平哥。。。。。你舔得我。。。。要飞了。。。喔。。。。秀霞姊。。。。你弄得好棒。。。。喔。。。。喔。。。。。啊。。。。。」三个人的欢愉声交织成一部令人血脉喷张的性爱交响曲,曲调也越来越高,越来越快,三个人都加足了马力,全力冲刺,彷彿交响乐的终曲,所有的管乐絃乐都以最大的音量冲出来,只为最后那一瞬间。。。。。。。二十一响的加农礼炮!

上一篇:引诱女护士网友 下一篇:我与30岁少妇的经歷